红发琥珀

南有大雪,其降于八月;北有暖光,其始于黑夜。

贝捷这一对基本上都是虐点。

对于捷德来说他渴望父爱,所以他羡慕赛文赛罗父子,但同时他所坚持的正义与贝利亚对立,他不得不与贝利亚为敌。

讲真舞台剧这里BGM画风突变煽情版,捷德先是喊了贝利亚的名字,然后喊了一句爸爸,顿时泪目。后面的打斗没有声音,但是弹幕里那位红色字体的配的台词真的让人想哭。

捷德还是个孩子,他真的还只是个孩子qwq,但他也在努力在坚持。让他在父亲和正义之间必须选一个的话,即使他最终会选择正义,但是中间包含的心理上的抉择真的太难受了。

贝捷大概属于那种“我的爱与你的正义”。

老福特只能放十张图,有兴趣的可以去b站看视频av17372115。

失踪人员回归。
谁来告诉我我是怎么做到白嫖那么久还能涨粉的???

有些淡圈了,但是文还是会写的,只不过时间不定?

混了新圈,回归童年。可能会写一些无关凹凸的,想取关就取吧。

大家新年快乐!请在新的一年里也要继续喜欢雷卡!
顺便一提我要准备中考了,所有半年内大概不会有任何文章的更新了,大家想取fo就取吧。

半年后我再回来填(。

中篇:
理智与酒(偶像雷x调酒师卡)
殊途同归(红娘世界观)

短篇:
黄昏的挽歌(军官雷x吟游诗人卡)

其他:
全员娱乐圈设定

坑,好多。

【雷卡】任平生

*不算古风的古风pa,将军雷x平民卡
*语言流,这是我能想到的雷狮讲故事的方式了
*以及我们这个地方不歧视同性恋
*全文2k,注意避雷

1.

“很久很久以前,南国有个将军啊,他从小就习武,16岁成年礼刚过就代替他那死在战场上的爹当上了护国将军,他就不明白了,家里他排名第三,前头的大哥二哥都盼着这份差,怎么那个混蛋老爹偏偏留给了自己。”

“不过他也蛮争气的,刚上任不久就战绩显著,民间百姓都把他歌颂成战无不胜的护国将,连皇上都十分器重他。你问那位将军是不是姓雷?咳,这我哪知道。还听不听故事的?”

2.

“那我继续讲了。……可是没有人知道,在将军才18岁的时候,曾吃过一场败仗,那会儿心高气傲的他,在主军中埋伏后,孤身一人想要杀出一条血路,最后却弄得浑身是伤,不得不弃了战马,躲到山中的村庄里去。”

“那会正值夜晚,天黑下来什么都看不见,将军一开始还纳闷为什么这村的人都不点灯。正巧在村口碰到了一个提着灯笼的少年,黑色的头发,还有一双比边境天空还好看的蓝眸,将军看到的时候还愣住了,毕竟真的很好看。少年很惊讶地看着将军,将军那会还担心是不是自己一身血迹吓着他了。那少年看起来很年轻也很瘦小,所以将军至今都在怀疑那会他是怎么被少年拉扯回家的。”

“印象当然不清楚,那会失血过多,头还昏昏沉沉的。不过后来将军跟少年诉说了来龙去脉,少年也同意将军留在自己家中养伤了。将军发现房子里只有少年一个人住,少年跟将军说自己是孤儿,被这儿的村民收养,那会将军还挺可怜他的。”

3.

“久而久之,将军就对少年生了情愫。…别问为什么是日久生情,其实是一见倾心你信吗?好了好了,我继续讲:然后就告白了。什么叫草率轻浮???毕竟那会将军才18岁好吗,这叫年少轻狂,好像哪里不对?”

4.

“结果不出所料,被很干脆的拒绝了。而且后来无论将军怎么表示心意,少年的态度都是一如既往。将军曾经试问过拒绝的原因,却被少年回避了问题。那会将军还在纠结是自己长得不够帅还是少年眼光太高。”

5.

“后来,将军才从村民的口中知道,那少年其实是京城某位大户人家的私生子,他母亲带着他逃到这里被村民们收留,后来他母亲不幸去世,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6.

“本来就是这么回事吧,可是将军越听越不对劲,村民口中这个少年他爹的叙述,怎么这么耳熟呢。后来将军才反应过来,这不就是自己那个混蛋老爹吗。然后他更明白了,自己喜欢上了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后来将军一问,少年才坦白,从他看见将军第一眼的时候就认出来了。”

“‘那就叫大哥。’将军那会是逼着少年喊出一句大哥才罢休的,后面也让少年一直这么喊了。少年开始还一脸不情愿的,其实叫的还蛮好听的。”

7.

“你以为将军知道少年是自己弟弟就罢休了?才怪,告白变本加厉,其实将军看得出来少年对他也有意思,大概就是碍着‘兄弟’这层关系才不肯松口的。所以将军想啊,就这么追下去,迟早有一天可以追到手的。”

8.

“然后那该死的皇家军就出现了。说是来带将军回朝廷的。那会将军伤势也已经好得差不多,少年就这么带着皇家军找到将军。那会将军是气到在心里把皇家军每个人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但是不回去又不行,说不定还会引发圣怒,牵连到这个村庄。”

“那晚少年为将军收拾好行囊,将军对少年说:‘等我立下战功,定会铺下十里红妆回来娶你。’”

“可是少年却不以为然,他说:‘只怕到时侯,你每日忙于军中、朝堂中的大小事宜,哪里还能记得我。’”

“这让将军不高兴了,他注视着少年漂亮的蓝眸,捧着少年的脸,直接亲了上去。而且少年后面的反应,虽然嘴上说着不愿意,都没发现自己耳尖红了。那会将军觉得他特别可爱。”

“后来将军走的时候,村里人都去送行,就是看不见少年出现。后面走出一段路了,将军后头看的时候,看见少年站在人群里,眺望自己这个的方向。”

“后来你猜怎么着?将军当着全村人的面,还有皇家军的面,冲他喊:‘等着我回来娶你哦!’然后所有人就都知道将军喜欢少年的事了,那会少年脸红得像个苹果似的,虽然太远了将军看不太清,但是真的很可爱。”

9.

“将军走后征战三年,立下赫赫战功,深受皇帝信赖。那日,皇帝当即下旨要将公主许配给他。将军说自己已有婚约,不能迎娶公主。”

“皇帝很生气,就对将军说道,十日之内,要么迎娶公主,要么等着砍头。这就是赤裸裸的逼婚啊,好像皇帝都很喜欢玩这一套。”

“但同时公主也出来表态了,她说她已经有了意中人,也不想为难将军,反而希望皇帝成全将军一桩美满姻缘。这公主还蛮好心的。”

“后来啊,将军准备好了十里红妆,回到之前那个小村庄,那少年也还在。”

10.

“可是少年怎么说也不愿意嫁给将军,说什么还太早了。后来将军索性把少年待会将军府,他们就这么生活在一起了。”

雷狮还蛮自豪自己讲故事的能力,枕着卡米尔的双腿嘴里还叼着狗尾草,和外面人们传言的大将军完全是两个模样。
卡米尔笑了笑,伸手拿起了石桌上盛在瓷盘中的绿豆糕,送到了雷狮嘴边。雷狮向来不喜欢甜食,却偏偏中意长街那家馨轩斋的绿豆糕,所以每次卡米尔都会在外出时捎一份。

“所以大哥讲这个故事的目的呢?”

雷狮也不拒绝,就着卡米尔的手吃完了一块,还十分恶趣味地舔舐了一下对方的指尖,最后凑近人嘴角轻啄了一口。

“讲完这个故事我就娶你,可好?”
“好。”

Fin.
————————
剧本:
将军-雷狮,少年-卡米尔,公主-艾比,皇帝-你们猜。

【雷卡/R15】情人节限定巧克力

*原著背景
*小破车
*非常俗套的下药梗
*新手驾车

正文

番外

娱乐圈pa1.0版

*设定可能会运用在多篇文章里,且略有改动,请勿混为一谈
*占tag真的不怕被打
*目前确定cp:雷卡瑞金安埃帕佩
*目前已有的单系列:
跨年论坛体/上
跨年论坛体/下

AOTU -某家知名经纪公司,签约了一堆艺人,搞到最后根本没有竞争对手,索性 泡杯茶笑看人生 任其发展。最不缺的就是钱。

嘉德罗斯 -AOTU公司签约的童星中年龄最小没有之一,目前和蒙特祖玛、雷德是搭档, 人送外号红绿灯组, 意外的街舞跳得非常不错。人生目标是找格瑞大话。其实更想当武打演员 只可惜年龄和身高都不够 ,每次一提到这事都会用怨念【?】的眼神盯着安迷修(安:???)。在棍法这方面有着格外的天赋,在第一眼看到格瑞的时候就接下了梁子 ,每天不是在找格瑞打架就是在去找格瑞打架的路上 。

格瑞 -明明是个面瘫却成了演员,后面用影帝般的演技证明了自己只是面部表情较少而已。从小苦修刀法。虽然外界一直在谣传自己和嘉德罗斯是宿敌,但自己的确是在进入公司后才认识的嘉德罗斯,并且连本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一见到他就喊着要打架。顺利拿下了今年奥斯卡影帝奖。和金是发小兼恋人,意外的好厨艺。

雷狮-超高人气歌手。18岁出道并且创建了乐队雷狮海盗团,是乐队的吉他手兼主唱。是公司内最喜欢违规操作的艺人,在粉丝心目中人气第一但在公司里却莫名排名第四。真实身份是雷氏集团的三少爷,但是据本人说已经脱离了家族。

卡米尔-15岁跟随雷狮大哥出道,并且迅速获得了超高人气,是乐队的键盘手。平时在镜头前都是面瘫脸,却又意外喜欢甜食 在粉丝心目中是个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能文能武的极端兄控 。雷狮的堂弟兼恋人,有个操碎心的哥哥。目前两人已订婚。

帕洛斯-进入公司后就由雷狮带领出道,是雷狮海盗团乐队的贝斯手。有传闻说高中时期被雷狮从黑社会手里救过,所以现在才会跟随雷狮。在此之前就和佩利认识,一直自称自己单身,不过是养狗而已嘛。曾被人拍下过和银爵单独会面的照片。

佩利-被帕洛斯半骗半哄的和公司签约,后和帕洛斯一样跟随雷狮,是雷狮海盗团乐队的架子鼓手。金毛犬的形象可以说是深入粉丝们的心,唯一的残念就是脑子不太好使。

安迷修-公司艺人中少有的成年人,也是最大的成年人(19)。脾气超好,信仰骑士道,自称“最后的骑士”。擅长近身格斗,常用的武器是双剑。专职是武打演员,本人如果不是在剧场就是在医院。基本上安粉愿意在市医院守两个月的话一定能见到本人。

凯莉-娱乐圈著名模特,穿着风格走向小恶魔式甜美风,深受大众喜爱。业余兼职记者,AOTU公司80%的八卦都是她挖出来的。

制片人组-几乎是承包了经纪人、编剧和导演的职务,却只在伪·必要时刻出现,对于公司前五的几位让人操碎心的大神是怼不起就躲的态度。 打不过,还躲不过吗。

透明文手小秘密

是的是的。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雷卡】That Tree

*100fo的点文 @无与伦比  @花荼Seitan
*大冒险输了卡米尔对雷狮说三次“我爱你”。
*原著背景
*“That Tree”参考手游《流言侦探》
*我流真心话大冒险

休息区的一切设施都是为了服务参赛者而定制的,不时也会进行更新装修,新增一些娱乐服务。“That Tree”酒吧就是因此而来的,最夸张的是每天晚上都有裁判长丹尼尔坐镇,几乎没人敢闹事。

没人知道为什么酒吧会叫“那棵树”这样奇怪的名字,除此之外它的二楼更是被作为钟点房来出租,不仅牢靠而且隔音效果也很不错。至于休息区为什么还有这种东西,大概是因为大赛前十的那几位总是在休息区打架吧…强者的世界除了打打杀杀大概没有别的了吧。
以上来自某位不知名裁判球的结论。

它的出台的确吸引了很大一部分参赛者,更有意思的是它的设施,参赛者能在酒吧的娱乐终端里输入一个名词,系统会自动匹配到同样输入了这个名词的参赛者。美名其曰是增进参赛者之间的交流,实际上为传递情报方便了不少。更有甚者利用这个娱乐终端开发了不少多人游戏,大赛的走向越来越有种玩物丧志的感觉。

而现在,整个酒吧里呈现出一种奇怪的现象,几乎所有人都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游戏和事物,成团围绕着观看吧台前某一桌正在进行的游戏,诧异的眼神仿佛再说他们眼前的几个人是什么怪物一样。
其实没有差别,凹凸大赛的第二第三第四分别带领着自己的人心平气和地和对方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就这事明天都可以上新闻头条了。

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规则很简单,每人轮流掷一次骰子,最小的算输方,最大的算胜方,输方选择回答“真心话”或挑战“大冒险”,由胜方出题。

安迷修表示他之所以会带呆毛姐弟来酒吧完全是因为这俩姐弟对新出的游戏很感兴趣,此行跟酒完全没有半毛钱关系。但鬼知道为什么系统会把他们和雷狮一行人,还有格瑞他们分配在一起。最大的问题是选择了大冒险的他现在不得不一口气喝完自己面前的十瓶啤酒。
该死的恶党。安迷修不由得咒骂了一句,随后拿起一瓶酒就开始闷。

下一局没等安迷修喝完就开始了,不过埃米估计他喝完就直接倒下了。骰子从每个人的手中被扔起,最后掉落到桌面上。新一局的结果已经出来了,胜方为金,而输方为卡米尔。格瑞和雷狮几乎是同一时刻把身旁的人护在了身后,同时又互相盯着对方。

卡米尔犹豫了片刻,最终选择了“大冒险”,似乎完全不担心金会像雷狮那样给他搬来十瓶啤酒。他跟着金走到离原本的桌台较远的地方,人群自动给两位让开了很大一块空地,金凑近卡米尔耳边说着悄悄话。桌台上唯二的两位监护担当也正在用彼此的威压换来了围观群众们的后退。金率先说完跑回了座位,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的变化。相反卡米尔却是愣在了原地一步不动。

“愿赌服输哦!”金冲着卡米尔的方向喊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好奇起金出的题目是什么。然而卡米尔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说了句“等一下”的话,除了把帽檐往下压了压以外没有任何动作。空气依然是那么压抑。

卡米尔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朝自己的位置,或者说是朝雷狮走了过去,在和雷狮视线相撞后又迅速低下头去。

“大哥,我…”卡米尔咬了咬下唇,这副欲言又止止又欲言的样子雷狮还是第一次见,就在雷狮想告诉卡米尔他不愿意挑战“大冒险”也没关系的时候,卡米尔的下一句话却让他愣住了。
“我爱你。”

简单的三个字却足以令整个酒吧的人都喧哗起来,桌台上的参与人都抱着看戏的心态,金却知道这事不可能这么快就结束,他那会可是让卡米尔对雷狮说三遍“我爱你”,这才第一遍呢。

“我爱你。”
又引起了一波哗然。太耻了,卡米尔想。就算他知道雷狮知晓这是游戏要求,他也不敢因此去看雷狮的表情。还差最后一遍,卡米尔已经抱上了早死早超生的想法。

“我……”
卡米尔整句话还没说完,一只手赫然把他拉过去,下一秒就被人环在臂弯里,摘下帽子托住后脑勺地强吻,周围到处是吸气声。雷狮的吻向来不是浅尝辄止,就如他本人一样肆意妄为,侵略和占有权是绝对不可撼动的。
雷狮的肺活量向来比卡米尔好,直到卡米尔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雷狮才意犹未尽地分开。嘴角溢出的津液在众人的目光下拉出好看的弧度。紧接着雷狮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卡米尔横抱起来,即使卡米尔想反抗,也在雷狮一个眼神下安静下来。人群自觉给雷狮让了路,雷狮也直径上了二楼,后面的事就不了了之,因为没人敢跟上去一探究竟。

“你在玩火,卡米尔。”
雷狮将卡米尔放在床上,侧过头舔舐他的耳尖。卡米尔倒是学雷狮一样,在他的耳边说出了最后一遍“我爱你”,反正都到了床上,羞耻心也没那么重要了。

“嗯,我也爱你。”

End.(???)

——————
文不对题,可能会还有同题目的几个cp出现,就是一个系列的意思。
可能有后续。
有没有人教教我好看的超链接是怎么弄的。

【雷卡】错过了就来不及了

*原著背景,雷狮:无爱→爱,卡米尔:爱→无爱
*有安哥没安卡
*40m烈斩OK?




卡米尔给雷狮的告白是在临近赛末的那段时间,彼时海盗团已经解散了,帕洛斯和佩利也早已被回收,整个大赛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人。
连卡米尔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突然告白,他原以为自己对情爱一类不会感兴趣,却偏偏爱上了自己的大哥。也许是他想争取一下,在大赛最后期限里为自己这份背德的爱慕争取个结果。

“卡米尔,我们是兄弟。”雷狮并没有直截了当的拒绝,可他的话也和拒绝没什么两样。雷狮不清楚自己的弟弟为何会在形势紧张的这个阶段说出这种话,他也不曾知晓卡米尔对他竟抱有这样的想法,却也不想因此伤到弟弟的心。
“我明白了。”卡米尔的态度很平淡,仿佛这就是个玩笑话或者他早就知道雷狮会这么说。

两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因为这次告白而产生任何变化,而决赛也迅速进入白热化,大赛第二的格瑞为了自己的发小而与大赛第一同归于尽,嘉德罗斯的两个跟班重创银爵,圣女为了拯救黑金而牺牲自己。
雷狮去狩猎重伤的银爵,卡米尔负责解决金,最后的安迷修再由两人一齐解决。


原本的计划是这样的,但是现在出了意外,卡米尔在刺杀金时非常不走运地碰到了安迷修,虽然最后刺杀成功,却也遭到了骑士的追赶。
几个回合下来,两个人身上都新添了不少伤,双方实力差距太过悬殊,很明显地卡米尔处于劣势,安迷修却不急着下杀手。
“为什么要跟随雷狮呢,他的所作所为都是错的。”安迷修问出了这样的问题,在他眼里,卡米尔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本就不应该跟着雷狮这样的恶党做宇宙海盗。
“……”卡米尔没有回答安迷修的问题,右肩失血过多让他有些站不住阵脚。他看得出安迷修还有劝他的意向。
“因为他是我的大哥。”连卡米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这句话把他的思绪一下子拉回到告白的那一天。接下来安迷修说了很多话,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肩膀上的伤突然不疼了,反而是心脏疼得特别厉害。

“你,为什么哭呢?”
如果不是安迷修开口,卡米尔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哭了,他的表情仍像以前那样,只是眼泪怎么都止不住。为什么哭呢?是因为那份爱没有得到回应吗?卡米尔也不知道,他不知道的太多了。
卡米尔还是没有回答,银爵被回收的消息已经显示在终端上,这意味着他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不能给安迷修带来一点实质性的创伤的话,很可能会让赶过来汇合的大哥陷入苦战。
战斗的结果不可避免,卡米尔拼尽全力也只是耗损了安迷修大部分体力,如今自己还是被双剑刺穿腹部只能倚靠着身后的墙壁上,更可笑的是对方那同情的眼神太过强烈,即使他低下头不去注视都无法忽略。
但是卡米尔现在满脑子都是大哥,他控制不住自己,就像告白后雷狮所说的那句话现在一直萦绕在他耳畔。
恨吗?后悔吗?有个声音在心底问他。
不是的。卡米尔在最后叹了口气,不再管眼泪是怎样肆虐脸颊。我只要知道你的想法就够了。他想。

[参赛者卡米尔已被回收]

在雷狮赶到时就只收到了这样的消息,以及背对着自己的安迷修和一旁墙上无法忽视的血迹。原本静谧的空气在瞬间爆发开来,紫色的雷电如野兽般朝安迷修袭去,这两个人的战斗总是从一见面就开始。
虽说看见自己弟弟的死去愤怒很正常,但安迷修感觉这次雷狮很明显地不对劲。但安迷修不管这个,他一边防御着雷狮的进攻,一边大声质问他是不是对卡米尔做过什么。
他无法忘记,那个孩子在最后一刻流着泪露出一脸满足的模样。可当他对雷狮说到这些的时候,周围的紫电停滞了一秒,又在下一秒对他展开围殴。

当安迷修说到卡米尔死时候的神情时,雷狮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为什么?雷狮只能联想到那次告白,明明自己曾经对卡米尔说过那么残忍的话。
说起来连雷狮自己都不信,在他知道卡米尔对他抱有那种想法后,他就难免不去注意卡米尔。吃饭时习惯舔舐嘴边的饭粒、狩猎前思考战略的专注神情,以及夜晚卡米尔熟睡时的模样,雷狮都悄悄观察过,他第一次觉得卡米尔原来这么可爱。尤其是那双眼睛,在两人对视的时候,雷狮总是不知不觉地陷进去。雷狮最后发现,自己好像真的喜欢上卡米尔了。
有时候雷狮也在想,等这场凹凸大赛结束了,他是不是也可以凑近卡米尔的耳边,告诉他自己喜欢上他了,来让他的弟弟开心一下?可是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恶党,你又为什么哭呢?”
雷狮没回答他,只是硬生生把眼泪压了回去。安迷修觉得好笑,这俩兄弟在这个点上还真是像,他的体力在这之前就被耗了大半,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定下了结局。

[恭喜您,参赛者雷狮,恭喜您获得本次凹凸大赛的冠军]
[那么,请问您的愿望是什么呢]
雷狮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杀死安迷修的,他也不去理会裁判长丹尼尔对他的祝贺。
“我要卡米尔回来。”雷狮这么说。
[您确定吗,死而复生是禁忌,最后活过来的人可能会和原来有些不一样]
“我要他回来。”雷狮重复了一遍。

那一次的凹凸大赛,诞生出一位新神使——L。而他的弟弟也因此复活,作为助手辅佐他。然而神界的人都知道,这位新神使大人不仅不上进而且还喜欢到处捣乱打架,创世神却睁只眼闭只眼,也就没人敢多言。


雷狮对卡米尔的告白在某天晚上,雷狮将自己重生的弟弟搂在怀里,头瞌在他曾经受过伤的右肩上。出于某些不知名原因,重生后的卡米尔不记得告白前到他死亡这段时间的所有事,雷狮没去深究,这也许就是丹尼尔口中“不一样”的地方。
但是当雷狮凑近卡米尔耳边说出了我爱你三个字,而并非我喜欢你时,卡米尔意外地皱了皱眉头,说出了那句他无比熟悉的话:“大哥,我们是兄弟。”

雷狮愣了一下,空气在那一刻静得瘆人,就在卡米尔想尽办法想缓解的时候,雷狮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什么嘛,骗你的。就想看看你会露出什么表情。”
雷狮打趣地说着,还趁机捏了一把卡米尔的脸,软软的,手感很好,也成功换来了卡米尔的强烈不满。
“还请大哥下次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知道了知道了。”

雷狮将自家弟弟半哄半骗地催去睡觉,而他也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关门的一刹那房间的气氛再次降到冰点。雷狮倚靠着房门,仿佛没了身后这东西他随时就会倒下去一样。心脏开始疼痛,不像刀刺那样,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疼。全身的血液好像被凝固起来,没由来的使他喘不过气,更有一种悲从中来的感觉。他晃着头不去想,却无法忘记刚刚创世神对他说的一切。


神明永远都在注视着你。这句话不是毫无由来的。就像神使能随时将天使们拉入神识境界一样,创世神也能随时将八位神使拉去谈话。

——“摒弃了无谓的爱慕之心,这不就是你一开始期望的弟弟吗?”神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笑着嘲讽他的。

——“当你爱上他的时候他已经不会再爱上你了。


END.

【雷卡】病因为你(4-6)

*花吐症后续
*BE结局
*狂草,可能会有二修

4.
病就这么得了,正常的比赛还是得继续。某海盗头子在和自己弟弟单方面冷战了两天后终于走出卧室。之后两人都心照不宣地避开了这个话题,海盗团里也再没人去问雷狮喜欢谁这种问题了。
哦,你说帕洛斯?他是想知道,但他更想活着。

花吐症刚开始的症状只是喉咙发痒疼痛,这并不影响狩猎和战斗,海盗团一切照旧,外人也很少知道这个秘密。只是过了将近一个月后,疼痛感就已经达到令人窒息的程度,咳嗽的次数也成倍增多,吐出的花瓣亦是如此,甚至带血。

终于在一次狩猎时,这股撕心裂肺的疼痛突然涌上咽喉,如果不是有卡米尔在一旁扶着,雷狮差点腿一软跪倒在地上。雷狮抹去嘴角咳出的血渍,还带上自嘲的失笑。什么时候自己那么狼狈了。

5.
大赛第三患上花吐症的消息在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凹凸星,也不知是有人刻意为之还是昨天狩猎时被路过的参赛者无意瞥见。总之那之后海盗团的状况就不太乐观。无论是众多参赛者的围剿还是帕洛斯佩利的叛变,卡米尔曾经预想过的种种坏情况如今都一一成了现实,海盗团也因此解散。
“妈的。”雷狮不由分说地骂了一句,骂的对象也不清不楚,倒是又引起了一阵咳嗽。

两个月过去得很快,雷狮的排名也从原本的第三滑到了五十开外,卡米尔也始终陪伴在雷狮左右不离不弃。两人却再也没提起过最初的那个话题。

6.
三个月的期限越来越近了,雷狮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也许是明天,也许是下一秒。

即使是面对死亡,雷狮也是那副无所谓的态度,即使是花瓣从内部缠绕住咽喉使他难受得想吐,他也仍压着嗓声对卡米尔笑着说没事。

“大哥喜欢谁。”
卡米尔发誓这是他最后一次问这个问题,他让雷狮枕在自己的双腿上,因为这样的姿势能让雷狮好受些。他努力把疑问句改成陈述句。

雷狮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卡米尔也不确定他会不会回答。雷狮只是盯着他的下颚,伸手把玩着卡米尔耳边的头发,而后揉揉他的脸。
这两个月来卡米尔基本上是独自狩猎,身上难免带伤。有时候会伤到脸上,卡米尔自己是不在意,但雷狮已经在心底里把对方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你猜。”雷狮这答案可以急死人,让卡米尔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甚至没发觉自己连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我猜不出来,大哥。”

雷狮不再做声,他仅仅是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然后说:“卡米尔,别低头,陪着我。”一句话,两个命令。卡米尔没有吭声,雷狮也知道他会服从。

直到系统的回收提示音在耳边响起,卡米尔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就好像雷狮还躺在他腿上。静谧的空气中掺杂了轻微的抽泣声,又而转变成一声声剧烈的咳嗽声。白色的花瓣在空中就给卡米尔下达了死亡通知书。

白日菊,永失我爱

END.